快速赛车500期走势图
上海市學習貫徹《地方志工作條例》情況
發布時間: 2018-09-12 【字體:

  2006年5月18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簽署頒布了《地方志工作條例》(以下簡稱《條例》),中國地方志指導小組于6月6日發出《關于學習貫徹<地方志工作條例>的通知》。我們按照中指組《通知》要求,在上海市方志系統開展“認真學習貫徹《地方志工作條例》,促進上海方志事業發展”的主題活動。現將有關情況歸納如下:

  一、認真學習《條例》,增強依法修志的自覺性

  6月6日,上海市地方志辦公室向各區、縣方志辦及市委、辦、局修志辦公室發出《學習國務院<地方志工作條例>座談會預備通知》,并附18個討論題的座談會提綱,要求系統各單位認真學習和研討,深刻領會《條例》的精神和重點。6月30日,上海市地方志辦公室召開“學習國務院《地方志工作條例》座談會”,各區、縣方志辦和市委、辦、局修志辦公室負責人以及市檔案局、年鑒界的有關人員參加座談會。大家一致認為,《條例》在地方志工作的性質、類型、機構、領導、經費、職責、隊伍等方面都作了明確的規定,將“一納入、五到位”上升為國務院的行政法規。《條例》的頒布,標志著我們方志事業納入了法制軌道,這是幾代方志工作者艱辛努力的結果,是國家政治民主和法制建設的新成果,令人鼓舞、振奮!在座談中,大家還圍繞在新形勢下方志資料的建設、修志隊伍的建設、方志資源的開發利用、年鑒與地方志的關系、企業及專業修志的地位以及如何行使方志機構的行政職能等問題進行了熱烈討論,從而進一步加深了對《地方志工作條例》的理解。

  其后,各區、縣方志辦按照《通知》要求,認真組織學習《條例》,并進行有效的宣傳。奉賢區、楊浦區等史志辦公室將學習《條例》的情況以專題簡報形式送到區委、區政府領導手上,人手一份。同時,還分發到區委、區政府的各部門,擴大影響,引起領導和各界的重視,取得他們對方志工作的支持,以進一步推動方志工作的發展。

  市方志辦的領導分別到各區縣進行調研,深入宣傳《條例》,并針對各區縣實際情況,對深入學習、宣傳、貫徹《條例》提出具體要求。

  上海方志系統通過認真學習《條例》,不僅增強了努力打造精品良志的信心,更增強依法修志的自覺性。

  二、在宣傳、普及的基礎上,認真做好落實《條例》工作

  《條例》頒布后,我們及時購買由法制出版社出版的《條例》,送給各區、縣志辦及有關領導,同時自己進行加印發放給本辦每位人員,以供深入學習、擴大宣傳之用。同時,我們還在《上海志鑒》刊物2006年第4期開辟了學習宣傳《條例》“特載”專欄,進一步加強宣傳力度,拓展宣傳面。

  7月初,我們按照上海市副市長楊曉渡關于貫徹《條例》所作的“擬請上海市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會同有關部門研究貫徹”的指示,與市政府法制辦的領導就如何貫徹落實進行了專題研究。經研究,結合上海的實際情況,擬制定《上海市貫徹國務院〈地方志工作條例〉實施細則》。該《實施細則》由我們代擬。為此,我們在本辦4次處級干部及業務人員學習研討的基礎上,拿出了初稿。然后,分別召開了市中心城區、市郊區(縣)的方志辦和市委、辦、局修志辦公室負責人會議,聽取對《實施細則》的修改意見。該《實施細則》共29條,結合上海的實際情況,具體落實《條例》。經六易其稿,我們于9月中旬將《實施細則》討論稿交市法制辦,目前尚在研討過程中。

  三、以《條例》推動當前的修志工作

  《條例》首次將綜合年鑒納入地方志工作的內容,并明確了地方志書和綜合年鑒兩者的內涵。8月下旬,我們舉行了“上海區縣年鑒和志書的關系”專題研討會。經研討,取得了如下共識:年鑒和志書都是區域性的地方文獻,記述對象相同,作用相同。雖然志書每20年左右修一次,而年鑒每年出版一本,在編纂體例、內容表現形式、編纂要求等方面存在明顯的差異,然而如何利用年鑒為修志積累資料卻顯得十分重要。就年鑒如何為志書積累資料問題,與會者提出了許多切實可行的意見,從而為貫徹《地方志工作條例》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有的區志辦根據《條例》精神,對正在續修的志稿進一步推敲,精益求精。如奉賢區史志辦的《奉賢縣續志》稿,松江區史志辦的《松江縣續志》稿,在區領導的關心下,根據《條例》的要求,多次邀請上級部門有關人員及專家對其框架、行文進行討論,征求意見,不斷打磨,體現了修志工作者的敬業精神。

  從上海的實際出發,上海市地方志辦公室已著手全面總結第一輪修志的情況。在此基礎上,以《條例》為指導,擬訂《上海市地方志工作十一五規劃》,全面推動上海市的修志工作,努力開創上海市方志事業的新局面。

  四、尚須進一步理清的幾個問題

  在認真學習、貫徹《條例》過程中,大家認為《條例》是針對全國方志界的行政法規,但各省市方志系統的定位卻不盡相同。從上海的實際來看,似有以下幾個問題尚須進一步理清:

  (一)關于機構問題。《條例》第五條中的“負責地方志工作的機構”,大家認為所指不夠明確。地方志工作機構是否屬于政府的一個部門(當然有的省、市已明確,而上海則不然),并不明確;中指組的機構亦應是屬于國務院的一個工作部門。只有明確機構問題,貫徹《條例》才更為有力,才能真正將地方志工作規劃納入政府工作范疇。

  (二)關于資料的收集與查閱問題。《條例》第十一條中雖有規定,但其中“不符合檔案開放條件的除外”。如按《檔案法》中關于檔案開放條件的限制,由于第二輪修志所記大多是近20年來的事物,有的資料則無法查閱,似對修志的資料收集帶來影響。

  (三)關于對有關企事業參與修志問題。《條例》第五條明確了地方志書和地方綜合年鑒的定義,在修志和編纂過程中必然會涉及到有的企事業單位。第十一條中規定“有關單位和個人應當提供支持”,而對參與修志的企事業單位如出現不配合或施延等情況如何處置卻沒有制約。

  上述問題,如何解決,我們期盼能從中指組和兄弟省市同行中學到解決的良策,切切實實將《條例》逐項落到實處。

打印此頁】【關閉窗口
快速赛车500期走势图 360导航老时时 后三组选包胆技巧 西班牙人 ssc平台一条龙搭建 欢乐生肖走势图彩经网 利宝娱乐官网 大乐透全国都能兑奖吗 天津时时中三走势图 生肖复式图 蓝洞棋牌下载